学习时报刊文:躁进专断毁了穆尔西政权

从前名不见经传的穆尔西在埃及“革命”浪潮中于2012年6月底闪电般被民众的选票送上总统宝座,执政一年后,又于2013年7月初闪电般被埃及军事集团联合各派政治力量赶下台,成为当代世界政治史上“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最突出案例。谁为为之,孰令致之?穆尔西及其背后的政治力量的进退失据是导致这种后果的主要原因。

埃及前总统穆尔西和前执政党的政治组织自由与正义党是埃及2011年民众运动推翻穆巴拉克统治浪潮中迅速崛起的人物和力量,他们不是2011年“革命”的发动者、组织者、领导者,但是是穆巴拉克时代唯一有良好组织体系的政治力量,尽管长期受到穆巴拉克政权的压制。穆巴拉克体系崩溃后,埃及社会进入一盘散沙的状态,从群众基础、治理经验、政治威望、国际联系等各方面看力量并不强大的忽然成为一枝独秀的政治力量,在“革命”后组织的议会和总统选举中脱颖而出,取得了巨大的胜利。由于推翻穆巴拉克的群众运动是瞬间爆发、急速膨胀的,发动和领导这场运动的世俗派政治力量只是分散地起着作用,而不具有长期的组织基础和巩固的社会联系网络,因此没有取得其后几场重要选举的胜利。这就造成了一种局面,没有挑埃及“革命”的一担水,但是却摘到了埃及“革命”的桃子。及其推出的代表穆尔西登上2011年埃及“革命”后的立法和行政权力宝座,不是因为他们的力量强大,基础雄厚,对“革命”的贡献巨大,而是因为与之竞争的其他政治力量来不及组织起来。及其代表穆尔西的崛起因此具有政治暴发户的意味。从形式上看,掌握了立法和行政权力;从实质上看,其基础是十分薄弱的,司法、军队、舆论、世俗派和少数族群都对和穆尔西抱持反对或怀疑的态度。

政治力量和政治人物所掌握的形式权力与其实质基础有时候是不匹配的。当形式权力和实质基础匹配但都较弱小时,政治人物和组织只能小心翼翼;当形式权力和实质基础匹配且都较强大时,掌权的人物和组织可以大胆行动。当形式权力与实质基础不匹配时,如果实质基础雄厚而形式权力弱小,政治人物和组织将迟早取得更大的形式权力;如果形式权力大而实质基础薄弱,掌权者就应该小心谨慎、缓慢推进议程,但是这种形势下掌权者往往容易被所拥有的巨大的形式权力所迷惑,看不到自己的弱点和不足,轻率使用权力,导致动摇乃至垮台的结果。

和穆尔西在十分薄弱的实质基础上行使巨大的形式权力,本应临深履薄、谦虚谨慎,一方面应该利用掌握议会多数和总统权力的有利地位,推进自己的政治主张,增进自己在埃及政治体系和社会中的权力和地位;另一方面又应该十分节制地推行自己的主张,在必要时甚至应该作出大胆的妥协和让步。但是,穆尔西和穆兄会不作此想,高调、急速、奋力推进自己的政治主张,即使国内各派力量强烈反对,国际社会高度关注,也不能使之稍微减缓自己前进的脚步,结果招来了致命的反弹力道。

穆尔西和穆兄会的躁进在掌权后多有表现,先后取缔一些非政府组织、关闭一些媒体,限制妇女权益,推进埃及政治社会生活的化等等。取缔反对派组织和媒体的做法,脱离了埃及在2011年“革命”后形成的新政治现实。对反对派组织和媒体的压制是穆巴拉克时代的典型特征。在穆巴拉克体系崩溃以后,埃及社会享受了前所未有的言论和结社自由,穆尔西和穆兄会取缔边缘地位的反对派组织和媒体的做法与“革命”后形成的新形势背道而驰,引起了主流反对派组织和媒体,乃至全社会的高度警惕。限制妇女权益和其他推进化的措施则与现代埃及长期形成的世俗化新传统背道而驰,引起了广大的世俗派以及人口数量巨大的少数族群科普特基督徒的强烈反对。虽然化是一贯的政治主张,但是在推进这些主张的战术和策略上,穆兄会完全可以多做社会宣传动员,放慢推进脚步,然而穆兄会不顾强烈的社会反对,利用议会多数地位,强力推动这些主张进入法律和宪法,实际上是专断地滥用自己的权力。

很久没有过静下心来聆听世界的声音了,借着这次一加送测一加银耳2耳机的机会,我又…

青葱手机于2015年底推出第一款产品,在互联网上进行了一系列的动作之后,突然偃旗…

小米在今年年初2月份发布以来,首次迎来全面降价。小米官方商城打出8月15日21点~8…

笔记本电脑产品因为有着得天独厚的便携优势,所以一直跟商务办公有着密切的联系,…

LG今年推出的34UC98最大改变在于外观设计。硬件规格方面,34UC98并无明显升级。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